.profile

cincier

Author:cincier
夏小初=cincier

射手座B型。

出身:天津

ただ生きたい、
真面目に。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犬の交通事故。

昨日は犬の交通事故は目の前に起こりました。

あんまりも責任心のない飼い主でした。

犬は急速に走っていた車にひかれて悲惨な鳴き声は何秒に続いていました。

負傷した犬は飼い主の腕の中で声も出せないまま血を吐きました。

でも動物病院に行かせなさそうでした。回りの人は早く病院に居行って、もしかしたら助かられるかもって言われても、その飼い主は何も聞き取れないようにただその犬を撫でていました…

その後、友達と合流して、私はどうしてもみんなの話を付いていけなく、ただたださっきの刺激に纏われ、でも何もできなかったのです。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今日と昨日の境目っていう...

昨天开始又看了一遍【きょうのできごと】,英文片名叫做a day on the planet,盗版DVD翻译成“日出前向青春告别”。

第一次看是在2004年的三月左右,北京虽是晴天却仍然很冷。我和当时的日本电影同好小于约好去东方新天地参加日本电影文化周,那一周循环放映大概10部电影,我翘了半天的课选择了【きょうのできごと】和【深呼吸の必要】两部。

那个时候我和小于都是岩井俊二的影迷,还期待着【花与爱丽丝】也能在电影周上上映,结果虽然希望落空,但是收获了【きょうのできごと】。就现在这个时点来讲,后者更让我受益匪浅。

那天看完电影已经晚上11点多,和小于告别,地铁坐到西直门,没有公车,就那么走着回了学校。3月罕见的甚至连微风也没有的夜里,我一个人蹦蹦跳跳走在学院路上,脑子里全是这部电影。

后来去日本,07年左右的时候,我又去租了这片的DVD回来,发现了演员们的关西腔,重温后脑内又开始膨胀电影梦想,整个人像要被电影填满了,想要找出口全部释放出来。07年,是我最喜欢的一年,那一年的我,是我最喜欢的我。

昨天偶然一个契机,我在网上又找到这部片子。我建议夜深人静时一个人看这部电影,你更能体会京都夜晚那种静谧悠闲的气氛,那种气氛,在首都圈是绝对体会不到的。

下载到的版本有很多处翻译得不到位,应该是盗版碟直接送的字幕,明显的错误比比皆是,但偶尔有的翻译又能心领神会恰到好处,虽然不妨碍大部分的理解,但也算小小的遗憾。

我想说日本的大学生的生活真的比我们国内的大学生有趣鲜活很多,那种成为社会人前的天塌下来也要聚会也要拼酒也要恶作剧的傻里傻气的劲头就是最主要的原因,当然他们也意识到梦想和现实之间的区别,唯一和国内大学生不同的是,他们真的会有人放弃现实而转身踏上寻梦之路。


整个电影穿插各种插叙,第一次看可能逻辑会比较混乱,但是每个插叙,每个场景的接续都十分巧妙,每个人的性格都鲜明可爱,大学毕业想要投身电影事业却一直踏不出第一步的中泽,刚刚和中泽确立恋爱关系却对中泽铁哥们般的女性朋友的存在很在意的真纪,在异性交往上非常主动看似花痴却对对朋友十分义气的女孩凯特,成熟沉稳的京都文学青年正道,文雅懦弱不会拒绝别人请求的老好人川地,外表硬朗总是失恋发起火来也不可怕的西山,除了赢了三国志以外根本没有存在感的...(名字也不记得了=。=),出场时间最短存在感也最强的大学6年级的山田...

正道这种人,其实有很多,好青年,靠得住,看上去没什么烦恼,总在为别人解决烦恼,其实自己怀揣着更大的烦恼。他为了撮合西山和川地和好,自己一个人大半夜里骑自行车去买啤酒和下酒菜,没想途中出车祸,肇事汽车弃他而去,他就那么躺在地上接女朋友打来的电话,鸭川,又是鸭川,提到京都不一定要提鸭川,可是提到京都的大学生就一定会和鸭川挂上关系。于是,京都的大学院生正道就是在鸭川出了车祸,然后他望着鸭川和女朋友打电话。从电话里可以猜出他们是远距离恋爱,女朋友大概还在怪他自己一个人大老远跑到京都读大学院,他女朋友看样子也不是很爱他吧,不然为什么在他那样请求下也不肯来看他呢,3月中下旬,这是一个新旧交接的季节,看来正道的恋爱也会迎来同样的新旧交接吧——明明是很大的烦恼呢,正道君。

喜欢那个鲸鱼的故事。女高中生来到海边准备自杀,正要跳海时看到一只搁浅的也准备自杀的鲸鱼,女孩和其他人一起想帮助鲸鱼回到海里,没想到鲸鱼就是强拉硬拽也不肯回去,因为长时间缺水鲸鱼的皮肤已经出现裂纹伤口,半张着嘴奄奄一息,折腾了一夜所有的人都说没希望了,来采访的电视台人员也觉得没有采访价值收拾东西回去了,又像开始一样只剩下女高中生和鲸鱼两个。女孩贴着鲸鱼坐着,她也无能为力了,再去摸摸它的气孔——已经没有呼吸了。她背对着鲸鱼准备离开,没想到一声巨响,再回头的时候,鲸鱼已经不见了。这时候煽情的音乐响起,我最喜欢的一幕上演了,正道家玄关的鞋子,桌子上喝剩的瓶瓶罐罐,浴室一地的头发,窗外渐渐明亮起来——新的一天开始了,这就是昨天和今天的界限。

明明是为了两个打架的人和好而去买东西的正道君,在还没来得及到家时就接到打架当事人的电话说我们要去吃螃蟹了,你再不回来我们就走了,正道说好吧好吧我也去,于是门也不锁就跟着大家吃螃蟹去了。

此时化解了小忧郁的真纪和受女友鼓舞重新振作的中泽因为听了报道准备驾车往海边准备看鲸鱼,和那个鲸鱼少女擦肩而过。

在海边和吃完螃蟹的中道君们合流,埋怨着根本没有鲸鱼,在海边一起迎接新的一天。


我们都怀抱着各种各样的烦恼,有的可以对朋友讲,更多的只能一个人慢慢消化,就像片中每个人,但是在新的一天到来的时候,想想昨天还在烦恼的事,有大部分已经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http://movie.douban.com/subject/1382621/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