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cincier

Author:cincier
夏小初=cincier

射手座B型。

出身:天津

ただ生きたい、
真面目に。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夏亚的红是扎古的红!

 

要是有碇真嗣的专用手帐我也会毫不犹豫买来用吧,为什么大家不那么喜欢真嗣君?为什么秋叶原数以百计的二手手伴扭蛋交易店里绫波卖600日元明日香500且几乎断货而标价120(甚至90日元..低于原价啊..)的真嗣君们都快结成足球队并且两队已经可以开始比赛了?

 

宣誓!我是真嗣君饭啊,就像我是伊扎克(GDseed)饭一样坚定,比这更坚定的是我是初号机饭啊哦初号机!!!

 

 

091121-4 

 

原来夏亚是AB型的。

 

091121 

 

近年来用的手帐(第一排)和新购入的手帐(第二排),夏亚那本是要送人的,已经有人预订了。

三年来我一直用同一个公司设计出品的手帐(就是第一排的三本),今年准备换风格。

 

091121-2 

 

去年的闲适的11月。

 

091121-3 

 

形成强烈对比的今年的11月。

 

274274274

 

下面是这两周的总结。

 

165  纪念我看不成的一场LIVE

メレンゲ和フジファブリック这个月联合开了一场LIVE,这是几世纪也难得的事情,但是我给错过了,票根也难求。

 

166 所以恨下决心要去弥补,接下来要看的LIVE

 

265 spitz明年的春巡回

265 安藤裕子的冬巡回(报喜!刚刚订到千叶的票~237189

 

 

167 广末凉子

这姑娘崛起了。狂接电影,不怕露点,成功转型,就是要这样才对啊!

上周去看了[ヴィヨンの妻:桜桃とタンポポ],虽然只是小角色,但是我好喜欢她的扮相啊178(尽管有人说那是“怪阿姨”)上周末公开的[零的焦点]也要去看。

关于浅野忠信,我承认我因为他的离婚事件对他热度减半了,虽然知道他那是真性情,但我可也是真伤心呢。他在此剧里消瘦面庞下巴光滑耷拉着眼睑的样子让我想到当年[无名地带]里的青涩模样,虽然我还是很爱你,但已然依稀变味了,除非你们两个给我复合复合!!!

168 健康运不佳

只是因为生理第一天吃了一大堆芋头洗了澡没用吹风机吹干而是用空调热风烘干然后睡觉,睡前也没有做剧烈运动,第二天早上起来右边的后背就开始疼,岔气的那种疼,受风的那种疼,打喷嚏时也疼,伸懒腰也疼,睡觉时翻身的时候偶尔疼一下动弹不得,第三天从后背映射到前面肝胆的位置,妄想自己拔火罐,但是又没技术。我是相信人体自愈能力胜过一切的自然疗养主义者,所以准备再继续观察几天。

 

169 GANTZ---全世界沦为你的花痴

野鸡你真的好帅哦。我总忍不住幻想你就是我的男朋友178

 

265贴吧原帖265

 

170 2009年的愿望补充

 

遇到不满就要说出来!不再做好好先生。

改掉优柔寡断的恶习。

 

握拳(有力地)!!!

 

 

 

 

091121-5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再一次记梦。

最近精神衰弱,顺利了7个月的生理又开始不调,半夜3点一过肯定要醒一次,答曰肝气郁结,湿火上升,救命的薏米山药!薏米山药啊~!!你怎么那么难喝。

 

昨天又去喝了,是seminar不灭例行的喝酒会啊。

 

最近教授爱上西班牙料理,连续吃了两次,我们教授爱喝酒,就索性陪他尽兴了,啤酒红酒鸡尾酒,我口渴得不行先干了一杯啤酒,然后被教授隔着桌子说“这里的红酒很有名,抓紧机会多喝点哦。”大概是有肉料理,红酒确实显得格外香醇,一杯接一杯,觉得高了就喝口啤酒中和一下。这回中国留学生都分在同一个桌子,而且都是女生,我们的话题就开始OOXX了(因为教授听不懂)。

 

后来1/2的人都喝高了,巴西同学开始策划元旦之前组织大家去箱根三日两宿,教授说好哇(估计也高了),费用我出一半,剩下的你们平摊。

 

回到家我就睡了,然后做梦了。

 

梦里我们几个研究室的女生住在一个宿舍里,然后学姐D的新婚丈夫(其实也只比我大一岁而已)从北京搬来日本,就住在宿舍的楼上的男生间里,那个新婚丈夫索性就称他为D‘吧,D’是个画家,但是也做雕塑之类的,还喜欢用废旧物品重新改装组合做成奇特的艺术品。平常D’不和我们说话什么的就一个人闷在楼上,我们都解释为太食人间烟火就会远离艺术。有一次大家聚在一起包饺子,我就照常和女孩子们聊天,大家都知道我很喜欢说笑话自嘲和讽刺别人,一般人听不懂那些笑话,要听懂也得反应几秒钟,但是D‘都能听懂而且反应很快,往往都是我刚刚耍宝后D‘立刻就会笑出来,好几次他一笑我和他就相视共勉一下,然后慢慢地他总跑到楼下来听我们说话聊天,他也不参与,只是旁听,偶尔插一句话,我还跟学姐D说“你丈夫慢慢融进我们的圈子了呢,多好啊”学姐也欣慰地说“嗯,他最近创作灵感又节节攀升,经常半夜里起来画画搞创作呢”。然后突然有一天,D'不来楼下和我们玩了,又把自己憋屋里了,据说是突然没灵感了,创作之泉干涸了。我们就都很担心(其实也不是特别担心,就是装个担心的样子)跟学姐D嘘寒问暖的,学姐D说D’情况不太好啊好象还有神经衰弱夜里总突然起来但不是搞创作而是起夜上厕所。我们听了其实很想笑但是还是装作很担心的样子。

 

然后有一天早上我要做发表起得比较早,出门时看见D‘头发蓬乱一连脸颓废穿着藏蓝的和服(他以为他是太宰治么?!)在院子里喂小鸟,这种不是很熟还要见面打招呼的尴尬场面我很苦手所以准备在他发现我之前开溜,溜过他身旁下意识回头看一下,天,他正站起来幽怨地看着我!!我立刻先傻笑然后说“哎呀姐夫这么早我都没看见你~”

 

做完发表后我发现我别在头发上的发夹不见了。可能我跑来跑去忙发表的时候不小心掉在哪里了,但是无所谓啦,同样的发夹我有好几个呢。

 

然后又过了几天学姐在吃饭的时候兴高采烈地说“你们猜怎么着?我老公昨天半夜起来突然开始重新搞创作了!今天下了课你们都去看啊。这回真是不可多得的艺术品呐。我还叫了他的艺术同行也来呢。你们都要来噢,今天咱晚上包饺子。”

 

晚上到了他家,D’把我们领到他的作品前,我们都惊呆了,是一个火山形状的雕塑,灰茶色的山体上环绕着紫桃色透明的橡皮泥一样的东西,火山口处是胶状的透明的粉色的果冻一样的东西,果冻里面放着正是我丢失的发夹...D‘的艺术同行异口同声地说“该死的,这家伙恋爱了。”

 

我当即冰冻状。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