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cincier

Author:cincier
夏小初=cincier

射手座B型。

出身:天津

ただ生きたい、
真面目に。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歌词翻译...

 

 

きらめく世界

 

曲/詩:クボケンジ

 

 

看得见海的小小街道

 

海鸥挥着翅膀沿着海平线低空飞行

 

在午后无人的大海

 

与你变成海鸥嬉戏玩耍

 

你的眼神为何有些寂寥?

 

明明不是离别,但是心中却不能平静

 

手被你轻轻碰触

 

这就是传说中的旋律吧

 

你在笑吗?抑或是在哭呢?

 

你不吭声我也猜得出来

 

接着你降下了几厘米的雨

 

无论何处我都会跟随你保护你

 

这样就足够了吧

 

我这样想。

 

看得见海的小小街道

 

海平线剪贴拼割着场景

 

海浪声转动着胶片

 

海面被光芒反射形成的闪光灯效果

 

折射出一个闪耀的世界

 

你微微笑了一下

 

到处都在发生的,那种使用完就丢弃的爱情

 

生命被它肆意卷入,午后6点的魔法

 

黄昏,隐藏着红色和黄色,漂亮极了

 

放眼望去也能看得清清楚楚的那种渐变的色调

 

能够像这样与你混合在一起的话就好了...

 

心的深处,强烈的共鸣

 

心的深处,是知己才有的那种浓淡渐变的色调...

 

接着你降下了几厘米深的雨

 

“会被卷回到极度暗的海底的,好害怕...”

 

没关系,我会把你融化,然后和你一起变成我

 

无论何时都会保护在你身旁

 

然后就一起把生命燃尽。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跨度比较大...

 

看了[The Reader]。真是悲伤的电影,给人无边的遗憾和莫名的空虚。

到最后他还是没有读懂她,或者他懂,只是巧妙地避开了,除了自己身负的法律责任感之外,大概还有其他的什么吧,他再次见到她时才意识到吗?真是讽刺。监狱的餐厅里,他带着不知从何而来的架势,站在打击反人类行为的立场上,对她进行审判。

很多事情只有当事人才有发言权,周遭的看客惊诧唏嘘之后过不了多久就会把事情抛在脑后,因为人们比起别人的事更关心自己的事,看热闹也是闲得没事儿干的时候才有的消遣。痛只有伤者才知道。

我只是听到她多年来的希望破碎的声音,啪的一下,干脆却也利落,就如她的为人。那啪的一声,是最遗憾也最绝望的。

 

 

还在看[ありふれた奇跡],温吞的颜色和情节怎么也让人放不下。

 

话题一转~

 

忘了说我已经出院好几天啦。一切都很顺利,但是还是不要再做手术了,术前那三针实在太high了。

 

进手术室之前大夫跟我说,“你不要害怕,里面东西很多,我会把你领到你的位置。”我开始还不理解“东西很多”是怎么样个状态,大夫一推开手术室的门,三张手术床上6只对着我的脚底板儿,还有监察心脏跳动的那个机器噼噼噼的,同时3台!!!大夫立刻用一个纸板把我的视线给遮住了,把我牵到了墙角的一个理发式的座椅上,然后我的主刀大夫拽来一盏一米多高的灯,说,这灯还是前苏联制造的呢,老大哥就是皮实!然后顺便指了指我屁股下面的理发椅说,这个是日本70年代的高级手术椅!突然我觉得主刀大夫也是经得起时间考验的老大哥(老大叔?),安心了好多。

 

先是喷麻药,然后温柔地打麻药(不愧为老大叔),老大叔把我的眼睛用布蒙起来让我得以平静,但是身后那张手术床的动静真的是太大了,好像是有实习的医生吧,以下是她们的部分对话。

 

—有的人尿道是从阴道里面分出来的。(183

 

......

 

—你把它切开,快点!!

 

—一般的话你看到的只有3个,来你把它翻起来。。

 

—呀!她这可不只三个!你快看你快看!!

 

—等一下,你翻开没有?

 

—还没有,可是你看光上面就有..1.2..这是4个!

 

—你快翻开啊~

 

—我知道!...天啊你们快看,她下面还有3个!!!

 

 

而这时,谁的手机就响了orz还是彩铃。

 

说实话,我不知道手术室里的气氛是这样的,反而让我放松了很多。。。

 

这个时候老大叔说,你看我就说,女孩子比男孩子能忍住疼,开始还怕你扛不住要全麻呢,局部麻就足够吧?只有一点感觉吧?

 

我“唔”了一下,然后我能感觉剪刀那剪断我那块小息肉的动作,bia的一下,确实比术前针温柔多了,没那么疼,老大叔乐了,“完了,完了~你看,多快!我跟你说了,就这么简单,你又不割扁桃体~这是最小的手术...你还割扁桃体吗?”我连忙猛挣扎摇头,旁边的医生说,我们知道,逗你的,没事儿了,要是扁桃体的话,局麻估计就不行了,至少半麻。这个时候我才开始哆嗦。

 

然后老大叔说“来,拿来给她看看,”就是那块小息肉,“你看,割下来了,这是头部,这是根部” 啊~~简直就是外星生物!在我扁桃体上生长了近20年的家伙,我突然想闻闻它的味儿,可是因为不好意思罢手了。

 

然后温柔地给我止血,温柔地给我盖上小被子,把我推到我妈面前,外面都是等待的家属,见到我出来就说“呀,你看人家小姑娘多勇敢!!笑着就出来了~~”

 

之前在豆瓣上询问过扁桃体手术的过程,一个回帖同学说“很high的”,我虽然不是扁桃体手术,但是终于理解"high”的意思了,有点哭笑不得,但又没办法拒绝的感受。(怎么拒绝啊?)

 

但是有个小护士很萌的,以至于每当点滴袋子快滴完时,我几乎是兴奋的状态去按呼叫器的。

 

可见,我的精神需求是个无底洞啊。

 

。。。另外谢谢沉水的医学小常识,我真的觉得医学工作人员非常的了不起。

也许我只是暂时这么想而已。。

 

我大概要割扁桃体,所以不得不住院。而现在医院的病床没有空位,所以我只好每天等着别人出院。

 

等待的过程很熬人,于是容易胡思乱想,仅仅今天一天我就做了无数个决定然后又将它们逐个推翻。

 

这种时候我总是很想回东京。

 

之前想过,进手术室时我只要一直想着某人或者某句话,我就什么都不怕了。但是最近我发现我那个可以称之为信仰的什么,现在看来正越来越模糊,于是我慌了手脚,现在只剩无奈了。

 

这几天在练习吉他,我已经会弹[in my place]的那段小前奏了,虽然我是个音痴。

 

吉高由是我新的萌点,不愧为后知后觉星人的小初君。

 

 

 

 

 

more...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