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cincier

Author:cincier
夏小初=cincier

射手座B型。

出身:天津

ただ生きたい、
真面目に。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Revolutionary Road


昨天看了[革命之路],最后字幕升上来好久,我真的没有力气从沙发中站起来。

我是被它狠狠浇了一盆冷水,真的,就是这种感觉。

追求梦想有什么过错呢?被说成逃避现实又怎么样?我其实就是要逃避那又怎么样?说我不成熟么?太孩子气么?你们只是苟且活在所谓大人的世界里其实自己也在处处碰壁,但是看到别人想要试图摆脱和你们同样的死灰生活,你们就摆出那副伪善嘴脸来说,“是不是欠考虑啊?”“是不是太莽撞了呢?”然后背后却在狰狞地说“他/她一定会失败然后后悔的,他们还不晓得现实的残酷”,那语气不仅轻蔑,简直是诅咒。

 

如果结尾处那个邻居家的男人的伤怀还能给人带来一点点宽慰的话,最后那个中介者海伦的一席话,简直是一剂毒药,把人推向暗的深渊。

 

就像我讨厌[ハルフウェイ]里老师对小男主角说“你说的理由是不是太目光短浅了?人生还很长呢,不要只看到眼前的东西的啊”。

 

心底某处油生莫名的抵触和反感。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下北。

 

最近经常回想起之前去世田谷区下北泽住宅区的事情。

 

世田谷区总给人文化气息很浓的印象,大概就是因为有下北泽的原因吧,那里聚集着很多小剧场和live house,同样受年轻人的欢迎,下北泽和原宿涩谷就是完全不同的氛围,说的通俗一些,原宿涩谷的都是“潮人”,而下北泽的都是“文艺青年”。

 

我只去过3次下北泽,而且两次是因为去看LIVE,几乎都很时间,没有好好逛一逛所有的小商店小二手唱片店,印象中有一条街上有很多自制家具的小店,手制吊灯或者搪瓷质地的盆盆碗碗。

 

大约一个月前,我拿着某人的名片按着地址找去,在网上事先查好了最近的电车站,一路上兴奋和不安交替重叠,突然觉得自己很傻,但是身体还是不由自主地朝那个目的地靠近。下了电车,这就是他每天都要坐的电车,每天都要刷月票的检票机,他每天大概会在那个离站最近的便利店里买香烟吧。

 

他住在下北泽。

 

他大概每周都会有一次,去下北泽站或者明大前站,和朋友在那里做路上LIVE表演,我也跟他说我会去看,可是我一次也没有去过,他会不会在人群中寻找我呢,没有找到的话会不会很失望呢,我总是常常忍不住这么想。

 

日本的路标和街道都有很明显的标示,而我恰恰喜欢顺着地址寻找陌生的门牌号,那是很安静的住宅街,几乎都是一户建的小公寓一栋接一栋,我想不会吧,难道他借住在别人的家里不成?那我这么去不是很唐突么?会给他添麻烦吧。。疑问和不安再次加重,但是脚步却没有慢下来,反而更加坚定地迈出去了,因为,他就住在这附近啊。

 

终于,我找到了那栋白色的有些显旧的小公寓,门上写着他的姓氏,没有错了,就是这里。

 

他不在家,这是我事前知道的,所以我才会鼓起勇气来到这里,罗密欧的心情我当年读书时早就能体会,只是今天,我变成了罗密欧,他的家,没有阳台。

 

我坐在他家门口给他写了一封信,然后把信和要给他的东西塞进了他足够大的信箱,太好了,一切都跟预想的一样,十分顺利呢。

 

然后我跟他的房子告别,我看到他屋子外面放着的吉他盒子还有其他杂物,看了好一会儿,突然觉得自己简直就是跟踪狂,然后背后一阵冷汗就沁了出来。

 

回来的路上,我换了路线,选择了穿越居住区的小路,看到许多漂亮的房子和院子,突然想到朋友说的一个笑话,他说,日本人的院子有的时候没有围栏,有一些就被误认为是公共的小公园了,有一次他走累了就到一个公园休息,那里的小椅子也设计得很别致,于是坐下来开始从书包里掏出水壶来喝热茶,过了一会儿才觉得不对劲,原来那是一家人家的院子。于是他创造了一句话“人の庭を公園にするな”:不要把人家的院子当公园玩!

 

然后我看到了一个老妈妈在牵着狗狗散步,那只狗狗的后半身好像半瘫痪了,老妈妈就用一个宽一些的U形的带子穿过狗狗的后腰部分,然后从上面吊着支撑着辅助狗狗用后腿走路。狗狗的后腿微颤着一点一点费力地向前挪动,老妈妈也很有耐心地鼓励着它。

 

然后再走一会儿看到了一个很小的神社,我找出5块钱硬币,但是却忘了许愿的步骤,先拍手还是先鞠躬?貌似之前好几次都搞错了步骤,每次都一厢情愿地许愿,但是后来有人跟说“神一定都听到了”。

 

神一定都听到了。

 

后来谈起这件事的时候,他说你原来去过了啊,很难找吧,那个地方。

 

我摇摇头,很容易就找到了。

 

我还跟他说起回来时穿越住宅街的时候看到非常大的全玻璃式的建筑物正在招租,大概是用来做工作室或者画廊的,他啊?了一下,我说你不知道吗?他说,我怎么会不知道呢,原来你也看到了啊。

 

真好,我说,我喜欢那个地方。

 

恋爱中的少女

 

halfway 

 

今天是电影[ハルフウェイ]的首映,之前去买了电影的前卖券,今天也刚好有时间,就去看了。

 

去的时候才得知上午的两次放映有主要演员和导演的见面会,就在我去的这个影院里。

 

短短的85分钟,开始还觉得短,最后觉得这个时间把握得很好,长了不行短了也不行,刚刚好。

 

整部片子感觉就是“要溢出来的北乃きい”。就是这种感觉,这个女孩子太耀眼了。

 

从开始误打误撞的保健室表白宣言,到后来终于做好了表白的心理准备,却被意中人抢先说了“我们交往吧”,明明美得不行却口是心非地说“突然被告白了有点不知所措啊~给我时间考虑一下”,紧接着骑着自行车就跌下了坡(太兴奋了),这是多么真实的恋爱情节,多么可爱的少女心情。

 

据说这部电影是没有剧本台词的(却有北川吏悦子的小说原著,很薄的一本),几乎完全靠演员现场发挥,北乃きい的声音很可爱,语速也快,说起话就像一个一个音符在跳跃,她在恋爱时哈哈地笑,和男友撒娇闹别扭时啊啊地哭,和男友进展顺利时在学校的走廊里一边跑一边笑,不顺利时在图书馆里寻找其男友,找到后只在角落悄悄观察,被发现后撒腿逃跑,人家男友追她还说你不许再靠近,再靠近就是大色狼。男友和漂亮的女老师打一声招呼她就气得不行,一边生气还赌气说“谁生气了?”——就是你啊,翻白眼小姐。

 

这才是恋爱中的少女啊~你不知道大家看你都觉得你太过耀眼了,恋爱中的你,那么坚强又那么脆弱,连忧伤都镶了一层耀眼的金色。因为恋爱,你周围的空气都变得鲜活明媚起来,看看恋爱给你带来了什么,它让你整个人都明亮起来。

 

而看着你恋爱的我们,简直一定会被你的明媚所感染,或许也会觉得,谈一场恋爱,真的不错呢。

 

没有糟透了的电影,

 

只有糟透了的心情。

 

最近迷上麦当劳的麦旋风(我记得当年国内是这么翻译的),就是香草冰激凌里混入巧克力酱和巧克力饼干渣,打完工回家的路上总要买一个边走边吃,前天也是如此。结果最近因为蔬菜摄入很少而且换季干燥等等原因,有句话叫做“内火攻心”,我没有直接用水熄灭内火而是直接灌以麦旋风,所以前天晚上睡觉时嗓子就很难受,加上我的嗓子构造奇特与常人有异(所以要回国做手术么),咽炎发作,一年前的急性支气管炎也来凑热闹,整个一个苦不堪言。

 

昨天开始喝咳嗽药水,亲切的是还是从中国天津进口的乐仁堂咳嗽药水,叫做“养阴清肺”,肺寒就养,肺热就清,多好啊~多亲切~多善解人意!!!

 

咳嗽就是要喝咳嗽药水的,其他什么也是白费,而且上次回国从家带来的板蓝根冲剂也拿来双管齐下吧,反正都是中药。

 

就是这样的我,昨天打工时十分地懒散,也没了笑容(一年前就没有啦~),上菜的时候报菜名也是胡乱糊弄过去的,要体恤病人心情啊你们~!!没顾忌地狠咳嗽,这才是刚刚开始的干咳阶段啊你们~!!

 

然后10点半副店长就凑过来说“要不要早下班啊?”,话说副店长是花粉雷达,这就要顺便说一说花粉症,花粉症是每年2-4月份流行的国民大症,主要是因为日本杉树种植太多,杉树的花粉作祟让人苦不堪言,主要症状就是眼睛痒痒,流鼻水,面红耳赤,鼻子眼睛整个T 区好像被粘稠液体填充般妨碍呼吸,本人去年也不幸花粉症DEBUT,所以三月份要回国避一阵。话题回到我们的副店长,他每年都是最早开始花粉症的,刚刚才2月他就已经扛不住了(我是3三中旬开始发症),昨天他吸着鼻水一个字一个字跟我说,“要不要早下班啊?”我立刻顺竿爬,“其实我咳嗽很辛苦,希望能早退”,于是提早去TSUTAYA还DVD,还鬼使神差租了那盘[穿PRADA的恶魔](时尚女魔头),为了图便宜只租一个晚上,被告知最晚第二天早上10点送还,回家洗了澡,磨蹭好久后1点半开始看DVD。

 

挺让人失望的一部电影,除了那个叫EMILY的英国腔MM外。后来简直是快进看完的。

 

早上当然没起来,错过了最后的还盘时限,还要补交拖延费,(泻特)。

 

 

在MIXI上听电台,发现了那首[サヨナラCOLOR],那天那谁给我唱的就是这首,原来是这个乐队,super butter dog,竟然已经解散了(一年活动中止?!)。网上找也找不到他们的专辑,只在电驴上拖了一首,就是那首[サヨナラCOLOR],反反复复,反反复复,反复反复。

 

小福子去朋友家看AC米兰的比赛了,凌晨短信发来一滴汗,我想他是指泪水的意思吧,之前日本和澳大利亚的比赛,他喝醉后抱着我哭了,号啕大哭那种,我突然觉得自己像妈妈一样。

 

一个人的下午我看[天体战士サンレッド],这是最近能让我发笑的唯一的节目了,哈哈哈,笑完又觉得自己很无趣。

 

 要打起精神啊。

 

 

more...

给我温暖的歌

 

哦,请允许我删除它吧。

日食。

 

2009年7月22日日本有日食,还是日全食。

 

上一次看日食还是1996或者1997年,我上初一。

 

。。。查了一下,应该是1997年的3月9日,记得那天学校没课,我们屈指可数的几个报名观看日食的同学拿着地理老师发的有点傻的纸片眼镜在学校当时还很小的操场里闲晃,我记得我在单杠那里吊了挺长一段时间,所谓百无聊赖就是那种状态了。刚刚考上重点中学的初一女生,第一次觉得初中数学其实很抽象难懂的我,怕父母偷看而天天把日记放在书包里带到学校却被左右同桌偷看(其中左同桌还是暗恋对象orz)。。。那还是后来从他们的只言片语里暴露了他们的罪恶行径,而且后来终于被我当场抓获。我当年就是那样内心极端敏感纤细而对外异常粗线条的形象,吊在单杠也不会记得自己其实穿着短裙子。

 

所有人都显得很无聊,我们已经忘了今天聚在学校的意义,忘了什么日食的事,就是那样打发着时间。

 

没有发生任何浪漫和惊喜的事,大概过一会儿的日食就是扫走这一切的救世主。

 

然后我好像参与讨论了一下班里谁谁喜欢谁谁的事,那可是那个年纪的女孩子热衷的事,最后当然还是希望被问及自己心仪的对象是谁之类,但是很遗憾没有人问我,或者被问了,但是我支吾糊弄过去了,女生真是麻烦矛盾的生物啊。

 

真是无聊的一天,什么日食啊,我记得我埋怨到。

 

后来日食终于来了,然后有一个同学竟然把纸眼镜给弄丢了,就在我们嘲笑他的时候地理老师说

 

“别闹了,给我好好看!下一次日食可是10年后呢。”

 

10年,10年。

 

10年有多长?当时还是14岁的我,刚刚才经历一个10年呀。

 

10年,10年,2007年,我算着。

 

“是2007年呢,”一个同学说,“可是2000年世界不是会毁灭吗?”

 

“净瞎说,你们给我好好看!”

 

后来,2000年1月也好,8月也好,世界都好好的。

 

 

 

2009年初春,我在涩谷的书店里看到海报说7月有日食,

 

“下一回就要等十年以上了哦,所以今年请一定不要错过> <”

 

 

more...

viva~

 

090212 

 

今天我还是去成了coldplay的演唱会> <

 

所谓阴错阳差,所谓不择手段,总之我是搞到票了~!!而且是A gate!!

 

090212-2 

 

 

嗯嗯,写不出什么关键性的REPORT了,脑子里还一片混乱,想到哪儿就写哪儿罢。

 

首先我买了两件T-SHIRT,好贵啊,快跟票一个价钱了...

 

然后因为到达场地的时间比较早,属于比较早进场的一群人,进了场地才发现,我的位置真的太理想了,因为我不喜欢在ARENA挤来挤去,这回恰巧是坐席(票上虽有座号但却写着standing?!),而且正对着舞台(不愧是先行预约的票啊241221),然后就看着ARENA的一团一团的人块(排好了队真的是一块一块的)被牵进场地,大家一入了场就迅速跑到离舞台最近的位置,ARENA就是这样啊,不疯狂不行,你矜持一下下好位置就被别人占了,所以我喜欢指定坐席么。

 

然后就是一直等,一直在等,开始是暖场的艺术乐队,说艺术乐队一点也不为过,是那种陪着画面演奏音乐的band,画面也很诡异(意识流?!),而且总在闪阿闪的对眼睛很不好,于是我索性就闭上眼睛了orz暖场乐队表演了大概30分钟左右,然后开灯,大家又开始等,等了30分钟后终于响起了[蓝色多瑙河],大家跟着一起拍手,然后就开始了237

 

chris仍旧穿着pv里那身青灰的革命服装,带着臂标,他很活跃,也很性感184

 

然后chris介绍说“welcome to our live! we are coldplay from United Kingdom ”听到United Kingdom这两个词时不知为什么我突然很想哭。然后他说他们刚刚从洛杉矶(是洛杉矶么?)过来,并且拿了格莱美奖189然后大家就呜呜地欢呼~

 

除了新专辑的曲子之外还唱了[yellow],[The Hardest Part],而且后来他们跑到舞台下面来了,我终于拍到了照片> <(对不起~演唱会是不能拍照录像的!!)

 

 

090212-3 

 

090212-4 

 

值得一提的是舞台设计非常有惊喜,灯光也是默契配合,唱[yellow]的时候ARENA抛出了好几个黄色的大气球,大家一直在顶气球玩orz

 

啊啊,对不起真的写不出像样的REPORT了,我只是在现场拼命努力用所有感官去融进他们的音乐中,好像我是一层过滤网,与他们的现场音乐相接触,产生一次碰撞,留下了对我来说最宝贵的东西。

 

真好啊~OASIS春天时要到中国开LIVE了,网上炒得沸沸扬扬,大家仿佛都铆足了劲等着发泄了,一定不要让英国人失望哦。

 

其实TRAVIS也好像去看啊> <

 

宇宙闷骚故事集2

 

坂を走る君。

 

 

昔から君は迷信気味な子だ、コインは君の親友だ。

 

蝉の死体を見たら、赤い服を着る人を発見するまで心の中ずっと「ごめんなさい」を繰り返し、そしたらあの蝉の霊魂は自由になれ、来年の夏はまた木を登れる。。。とか。

 

坂を見ると、一気で果てまで走って、そこで願いをかけたら、願いは叶える。。。とか。

 

こうして毎日を送って生きていく。

 

ある日知らない街で長い長い坂を発見した、果ても見えないくらい今まで見た一番長い坂だ。

 

「よーし」準備運動をしながら、

 

「これすごいぞー、今まで一番大きいな願いを考えようー」

 

と。

 

君は走り出した。

 

コンバースで走る音はこんなにキレイな音なんて知らなかったー

 

君はこんなに輝いてるなんて知らなかったー

 

坂の果てに走って行く君を見て、ついあの唄の歌詞を思い出したよ、

 

そう、

 

「うしろこいすがた」。

 

いい恋を。

 

 

more...

STORY

 

ルリア

 

词曲/クボケンジ

 

你和我会突然相遇吗?

现在我们离得非常近呢

还在寻找着什么吗?

又或者是

还在隐藏着什么吗?

 

呼吸,鼓动着,听到了你的声音

虽然也失去了一些东西

至少先为了这个奇迹庆祝一下吧

 

就我和你两个人

 

做那件理所应当的事吧

就甘心被我骗一次吧

中途厌烦了也没关系

做一个保守不了的约定吧

被洗刷后还可以再重复利用

像这样平庸的每一天

 

语言是否能将心意完全表达清楚呢

即使表达得不正确也想被你感受到

在被“回忆”这种东西束缚监视着吧

应该很难受吧

那就放下一切和我一起玩吧

 

你再露出那幅悲伤的表情的话

我会情不自禁一下子抱住你的

虽然悲伤的早晨还是会来临

再来一次,庆祝这个奇迹吧

 

就你和我两个人

 

做一个漫画里会出现的那种彩虹吧

涂上你喜欢的颜色

和想象中的不一样也没关系

然后说说你的故事吧

我来给它们谱上旋律

要不要和我一起唱出来呢

 

做那件理所应当的事吧

就甘心被我骗一次吧。。。

 

展望一下只有你我两人的未来吧

即使是未完成式也没关系

欢笑声只要两人份就够了啊

被保守不了的约定包围

被洗刷也不会失色

这样美好的每一天

 

-----------------

STORY

 

那天演唱会之前,你说“[ルリア]是首不错的歌。”

我说那我要回去再好好听一次。

因为直到演唱会前一天我才完整地把新专辑听过一遍,现在想起来,不完全是后悔,只是觉得无常。

就是这样呢,总是这样呢,我们之间,机会一次一次错过,先是你错过,然后我错过。

但是我在演唱会上哭了,因为我没看歌词也听懂了,你知道是哪首歌吗?

你有没有哭呢?或者心里在哭了呢?哭也没关系的,根本一点也不难为情,那么,你在哪首时哭了呢?

我曾说自己很钝感,你笑着说“这个我早就知道了”

但是钝感和钝感之间,有一些是假装的,因为我害怕看到你想放弃的表情,害怕听到不想听到的回应。

那天你说你以前的一些话是骗我的,我有点吃惊但是又觉得理所当然,但是我从来没有骗过你,连最残酷的话也是真的。我甘心被骗了,我在你面前什么都不是了,自从最开始就是这样,我甘心被骗了。

你的那些日记我都看了,你扮演不同的角色每天揣测那些角色的心理活动,是练习写剧本的一部分吧,但是那些若有所指的东西,我怎么能不在意,那首[rainy days and mondays]我怎么会听不懂?

所以我写了那封信,我没有查字典,我管它什么语法错误!

我已经不怕再受打击了,我的自尊在你面前毫无防御,就任它毫无防御,我把最原本的东西给你看,任你随便看。

没有寄出的信,亲自送到你家的信,还有,你扔到空中的写给谁的信,都让记忆封存起来吧。

然后时间轴空间轴再次交叉时再一起核对讨论吧。

我们很像,我们相遇,我们传达,但并不表示我们一定会在一起。

但是,喜欢的心情怎么会因为某些原因就突然改变呢?我是那么用心去喜欢了啊,所以,我没有说放弃,从始至终都没有说放弃,我总是说加油,变坚强,变得更能被你信任和依赖,我把时间和空间拉长,自动延续我们之间的可能性,我总是把最大份的祝福给你,总是相信你的梦想一定会实现,我也曾妄想自己亲手把幸福带给你,现在也一样。

你害羞的部分,我用自己的坦率来替你表达,你残缺的部分,我把自己打碎来为你弥补。

我不会放弃,你已经成了我的梦想。

more...

栃木ひとり旅。

 

首先,那些漂浮着的让人不爽的蔬菜们,是这几天的限定,以后大概还会不时出现==

 

昨天去了枥木县,从涩谷出发坐湘南新宿线到小山,然后转乘两毛线,这条线上的岩舟和足利两个站是[花与爱丽丝]和[关于莉莉周的一切]的拍摄地之一,而且[秒速5厘米]第一部[樱花抄]里明里也是住在岩舟站附近。

 

前一天晚上在网上查了路线记下了发车和转车的时间,第二天就轻松上路了。

 

因为是湘南新宿线,所以我根本不担心座位的问题,只要一过池袋,车上的人就会少一半,我也轻松找到位置坐下来,本来还想看看沿路的风景,但是被车窗上凝的一片雾气署ヒ得什么也看不到,于是就睡着了。一觉醒来发现车厢里只剩了10个人左右,车窗上的雾气也不见了,冬天特有的蛋白色温吞的阳光从车窗射进来照到地上,周围的乘客几乎都在打瞌睡,这就是我喜欢冬天的原因,一切进行得很慢也没有关系。

 

窗外已经完全变成乡下景色,少了公寓和团地,多了一个个独立的一户建小楼房,到达小山站的时候,还是早上9点25分左右,距离两毛线发车还半个多小时,在站里的便利店买了三明治,解决了早饭。

 

092004-11 

 

092004-12 

 

两毛线的车辆大概有3种,其中一种就是比较老式的电车,门不是自动的而是要自己去拉开,找个位置坐下来,发现了车窗边被刻上了很多[〇〇君が大好き]之类的表白宣言。

 

092004 

 

顺利到达岩舟站!

 

092004-2 

 

从这边站台看站内的样子。

 

092004-7 

 

092004-4 

 

092004-5 

 

拿回电影来对照,发现长凳被换成椅子,那把长凳其实还在,

只是被放到了另一边相反方向的站台上了。

 

092004-3 


092004-6 

 

092004-8 

 

这是足利站,[关于莉莉周的一切]几乎都是在足利市拍摄的,重要的拍摄场地由于种种原因没能亲自去到,这个足利站就是电影中运动会结束后,某人说“下一站,开往久野さん”的地方,拍摄年份是2000年,站内也大概变了不少。

 

092004-9 

 

这么糊里糊涂地就结束了也没关系吧?。。。

more...

偶尔更新

 

最近光顾着写mixi冷落了这里177

 

因为实在太想提高自己的日语水平了,整天在居酒屋里跟客人闲聊根本没办法提升LEVEL,所以我要转战文学领域,开始自己写日文小短篇了,之前买了那些的日文小说,总该拿起来读一读了。

 

明年这个时候就要每天穿制服加入就职大军,集体面试笔试个人面试,要和日本人同辈一起竞争,日语首先要过关啊,现在看一直想进的那几个公司的招聘流程,感觉真的很渺茫(最想进的一家公司去年只要了9个人,还是历史最高纪录),但是也要拼一下。

 

受某人影响,开始想学民谣吉他,被小福子说练吉他有断手指的危险,但是陪s君去琴行修琴,看到mini folk那个小萌样时真的是太想弹了。。。

 

这个春假,我要变身小文艺。

 

239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