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cincier

Author:cincier
夏小初=cincier

射手座B型。

出身:天津

ただ生きたい、
真面目に。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狗咬狗]ING途中。

我在看[狗咬狗],还好,是我还能接受的暴力场面,应该更加狠,更加更加狠!

 

今天和昨天和前天一样都是很好的天气,我连续两天才把我的被子反正面都晒得膨胀胀的,开始入夏的衣物大整理,整理衣柜,翻出一双半前室友的袜子,埋放了许多樟脑球,还换了吸湿气的盒子,然后下周准备购入新被罩。还是要跋山涉水去IKEA,本来想就近去无印良品凑合买一个算了,但是上回的枕头就是在IKEA买的,那里的size我最放心(无印里的枕头的形状比我家的长,买回来肯定用不了),而且能顺便去新横滨看看不动产信息。

 

还有最近突然想画画...蜡笔画粉笔画油画。

 

在AMAZON上买书成瘾了,这不是好的征兆,突然想看[3X3 EYES],就跑去点和书专版,高田大人又出新作了(早就不新了,是我跟不上时代)。

 

接着去看[狗咬狗],是男人就更狠一点吧!246

 

doraemon

 

准备送给朋友的。



dansu

顺便收拾了下衣柜。


yakiimo

 

烤红薯,最喜欢薯类,最喜欢烤红薯!家旁边的超市从秋天开始就卖了,希望夏天也不要撤摊子。


muzu

今天开始试着喝硬水了...


cyokko2

 

之前在小福子家称体重,40.5公斤,还以为他家体重计有问题,上上周学校体检,还是40.5公斤,于是我就暂时不节制了,平均一周两板巧克力。



okaimono

 

今天买的,晚饭是糖醋山药,山药有营养...



anzu

最近喜欢吃杏子,很甜,很嫩,吃的时候我就像是猥琐大叔一般的心理,啊...


kouri

 

直接冷冻成冰也很美味~



ohana

 

昨天新添的小花草,买不到薄荷。


kustushita

 

之前的袜子。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继续怀旧

 

関 俊彦也曾经像関 智一那样少年热血过...


THE KING OF POP FOREVER

上周打工结束大家一起吃饭时,突然耳边响起了那首[BEAT IT]的COVER,突然间好怀念的感觉。

 

回家的时候在车上听了MJ的版本,突然全身热血沸腾,多久了,究竟多久没听MJ了?

 

因为正平君的介绍我才开始听MJ,我记得是初二时的元旦晚会,正平君给我听[MONEY]和[THEY DON'T CARE ABOUT US],她说这是新单曲,外面还没有卖的,是她自己录的。(如果没记错的话)

 

后来我买了那张很著名的专辑[dangerous],接着是更加著名的[THRILLER],慢慢地开始收集MJ的专辑,在天津的佟楼外文书店门口的小地摊上收到了[OFF THE WALL]的打口磁带,顺势也听了JACKSON5的一张精选。那时初二,很美好的年纪,我喜欢MJ,我第一次愿意相信即使我们生活在地球的两边也是能够心灵相通的,虽然我和MJ一次也没有见过面,虽然他是那么的耀眼,而我是那么的平凡。

 

还记得我们初中学军的时候,晚上我给宿舍的大家唱[HEAL THE WORLD],虽然好像只有AMANDA一个人听到最后...之前和小福子谈到MJ的时候我说自己是MJ的粉丝他还不信,我逞强说自己还会跳[THRILLER]里的那段僵尸舞(那真是我众多拿手好戏之一orz有注*)。

 

说到那段僵尸舞,真的是百看不厌的经典杰作,我惊叹于MJ的演技和表现力,他就是为舞台而生,不管生活出现怎样的变数,不管别人给他制造什么样的新闻扣什么样的帽子,只要一踏上舞台,镁光灯打起,他就会找到自己,他就是传奇。

 

看他早些时的PV,[Don't Stop 'Til You Get Enough],音乐一起,他跳起舞来,一切都已经开始,一切都还没有结束。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374be401000cc0.html

是是非非,流言蜚语,拨去云雾,自己思考。

 

more...

无题。

今天第一次在ゼミ上作发表,总结成一句话就是,还差得远呐。

 

继续修行吧。

 

为了下午的发表,九点多就来到了横滨站,只有咖啡馆在营业,虽然我也承认早上10点在横滨站的星巴克里装模作样地边喝咖啡边翻阅一大堆案例资料确实满足了我一点点虚荣心(做作吧),但是我果然还是讨厌咖啡厅,讨厌咖啡。

 

旁边小桌子两位中年主妇在捞家常,是我最受不了的那种主妇口气,而且兴致一到还狠拍桌子,两位主妇聊天声音太大搞得周围客人都知道了她们家上初中的老二已经交了女朋友她们家爸爸每周都打高尔夫球却不参加孩子幼稚园的运动会等等,猜想一下主妇的生活差不多都如此,早上起来做孩子的便当,(部分开车)送孩子上学,然后出来喝茶买东西,上个什么瑜伽插花之类的教室,或者约主妇朋友逛街聊天,一天结束接孩子放学回家做饭。我突然觉得婚后还坚持工作的女性真光荣orz

 

以下是今天买的东西,终于买到合我心意的油性圆珠笔。

 

4-23

 

 

电车中毒。

其实我最近想换博客版面了,挑了半天才发现了个合我心意的,简体字体也不排斥,但是需要我改以往照片和引用的YOUTUBE视频的size才能显出最终效果,算了,还是再等等吧,何况现在这个版面也是我的大爱呢。

 

我过年那几天(仰天,好遥远...)去TSUTAYA租了[东成西就]回来,因为是日本版的,音轨只有国语版(刚好我想听学友那个山东方言),而且最近老爱去YOUTUBE,又看见了那些个经典片段,于是这几天动不动就“漫不经心最愉快,二话(要念成“儿娃”)不说最爽快”老挂在嘴边,上个厕所倒个白开水也要哼哼上几句,没有什么深度的快乐可能才是最快乐吧...哈哈,自圆其说啦。

 

前几天下了几个好玩的手机铃声,我去了电车专版,下载到了电车踩轨和中央总武线开车前的小曲子,不下不知道,效果逼真死了,弄得我在坐电车时不得不把手机调成震动,不然突然来个短信手机一响车里人还以为自己上错车了。我比较熟悉的发车曲,就是山手线回家那几站,涩谷,原宿,代代木,新宿,新大久保,还有比较有名的惠比寿(是YEBISU啤酒的广告曲),高田马场(铁臂阿童木主题曲)。除了各站的发车曲,还有电车关门的叮咚声,好像有一条线路的电车关门音和进FAMILYMART(便利店)时那个音乐一样==日本电车铁道系统太庞大,只是这些发车音乐的下载就好几页...于是最近坐车都在研究当站的发车曲,电车中毒中。

 

春天了,想打扮了,已经半年没有化妆了,最近要考虑防晒了,涂涂涂。

你是新一代的开山怪。













 

好怀念...我爱香港><

Voi che sapete,我和amanda,再加上Mozart。

    今天写在豆瓣的日记里的一篇,决定引到博里来。正文:

 

    那时我们都喜欢BBC版的[傲慢与偏见],我们都为达西先生倾倒,有一天我和amanda放学后在她家看[傲慢与偏见],正是伊丽莎白在唱这首[Voi che sapete]。那时每天上学前都带着随身听放着莫扎特的小精选(据说他的小夜曲能让人思维敏感冷静睿智,考试前听能够起到整理大脑逻辑思维的作用,我那时一直迷信这个,每次大小考试前都听),一听到[Voi che sapete],我就说“这应该是莫扎特的曲子”,amanda说我一定要找到这首,我说我给你找找,我家最近全是莫扎特。(其实我是有考试恐惧症)

 

    后来我回家找了好久,我把每一张CD和卡带都听了一遍,没有。我家唯一一部莫扎特歌剧就是[魔笛],剩下的都是精选和宫廷音乐辑,那时网络还不普及,都是一家一家外文书店去找卡带和CD。


    多年后我们上了大学,再次聚在amanda家中,一起看BBC这部[傲慢与偏见],amanda已经几乎会背诵这部DRAMA的所有重要台词,并且一再发誓要改掉美式发音赞美传颂英式发音,每当剧情进行到那首[Voi che sapete]的时候,amanda一定要笑着说,
“我们第一次一起看到这里的时候,我还记得你坚定地说过这是莫扎特的曲子。”
“结果就是。”
“嗯,[费加罗的婚礼]”
“其实那时候我也没有多大把握,只是那段期间听得比较多。”我至今也没好意思说那时候其实是用莫扎特来对抗考试恐惧症。



    这个秘密,今天终于公开了。




    今天偶然又听到这首[Voi che sapete],想到了伊丽莎白和达西先生,想到了当年的我和amanda。

关于榻榻米。

urajiro

 

是樱花瓣。

nakoubei

是梅酒。

 

  上周开学,继续研究生生涯,但是本学期的国际私法总论貌似只有我一个留学生,压力很大,上课拼命竖起耳朵。ゼミ的时候来了一个新同学,巴西人,英语无敌,日语也ペラペラ。而封师兄也终于开始读博了。

 

  从横滨回来的时候顺便在东白乐下了车,决定在那里找房子,之前因为看过田口兰迪的小说[插座],书里有情节说女主人公的哥哥死在家里,直到尸体腐烂发出异味才被人发现,书里也挺详细地描述了尸体腐烂的情况,说腐烂后血水流出,渗入榻榻米,从榻榻米里面长出蛆,于是房东抱怨“我原本想把榻榻米清洗一下再重复使用,可是不行啊,蛆已经长到榻榻米的纤维里面去了,我只好花钱换新的,这部分钱你(女主人公)可要承担啊。”后来看了原小说改编的电影,印象也颇深刻,从那时起我就对榻榻米有种排斥感,每每到别人家做客看到是榻榻米房间都会联想到蛆。因此我租房子也尽量找洋式不找和室,除非价格异常划算。

 

 

 

我也不想了解

我虽然也有几个要好的韩国朋友,一个是前室友PARK桑(加拿大籍),一个是美,她们都是很温柔可爱的女孩子,我很喜欢。之前语言学校认识的韩国同学中大多还能说上几句话,但是我还是对韩国人有种异样的排斥感,他们至少是不招人喜欢的。

 

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就连微笑都那么生硬。高中的时候,我家妈妈迷上了韩剧,对着电视里的车姓男优噢噢不停,那时我家爸爸就霹雳甩了句“(车)表情跟假人一样”,现在想起来可以形容所有韩国人。

 

还有我不明白为什么他们非要把自己的姓氏给欧美化,比如“李”他们要写作“LEE”,而在日文里写作“イ”(读作yi),但是很奇怪我听过他们之间称呼时的确发音是(Li),但是为什么在日本就要说自己姓“イ”呢?为了和李姓的中国人区分吗?再比如“金”,偏偏要写作“KIM”,去听一下他们自己韩语的发音,有那个“m”的鼻音吗?还有“朴”,英文就变成了“PARK”,韩文的发音顶多只到“PAR”后面“K”的音根本没有的。

 

据说威海那边韩国人已经很肆虐了,当自己地盘儿似的。

 

没错,我没有多了解韩国人(虽然上面说的两位女孩的确是我的朋友),你会说了解之前不要肆意批评但是,很遗憾,我根本不想了解。

 

纨绔子弟。

四月的日本真的很可怕。

 

新卒社员也很恶心。

 

昨天青山学院大学的社团新入者们来开宴会,果然青学的美女最美,而且都是有钱人家小姐,提的包包穿的衣服恐怕比庆应义塾的还大牌,而且虽然很能喝很吵很闹,但是美女做出什么事来即使犯了错误也觉得可爱...其他客人也大概是这么想的,昨天坐在宴会特区旁边的男性客人们脖子一直没扭过来过,一直瞅着美丽的女大学生娇嗔地互相和同性异性同学之间打闹,那一刻我也突然觉得“春天了,年轻真好”orz

 

庆应的美女已经不行了,怎么比也是带些俗气。

 

但是如果想好好学习,还是去东大吧,这几年庆应早稻田都走下坡路,一代不如一代,只有东大京都一桥才是王道。

今天你洗脑了吗?

刚刚看电视报道昨天的巴黎圣火传递的消息,那些举着我不认识的旗子的抗议者真是可怕。他们那么努力地阻挠和捣乱,好像收了谁的钱似的那般卖命表演,真是辛苦了。

 

我从来不是盲目的民族主义者,可能也算不上多热血爱国,嘴上也没喊过响亮的口号,很多人说中国人到了国外生活才懂得爱国,我来日本一年半,也遇到过些作为中国人觉得感情上受了伤害的事情,但我总是认为作为中国人之前还有一个大前提就是大家都是地球人,犯不着动不动就上火,你说我的国家怎么怎么不好了,我可能不会立刻反驳,因为我明白你的国家之前或现在也有很多见不得人的丑事,谁也没资格踩在谁头上。

 

那些抗议的人群,抢夺撕扯着中国国旗,在自己的脸上涂上果酱模拟鲜血,举的牌子上写着“停止屠杀”,俨然一副正义使者的扮相,但他们真的了解事实真相?他们真的去过西藏?不都是从电视里看到的!电视上放他们就相信了,难道不知道每个电视台都有一个政治倾向的(中国的电视台当然也不例外,所以国人应该看不到那个圣火途中被迫熄灭了几次)谁才是真正的被洗脑了啊...

 

他们爱拿“人权”说事儿,“人权”就是顶大帽子,就是大棒,谁被戴了这顶帽子挨了这根大棒就会招来当今全地球人范围内“人权帮”的攻击。在我看来,“人权”在某种意义上是和“秩序”对立的,而且什么样的造反都可以引用“人权”来做挡箭牌,我走在宽阔的大道上突然咳嗽吐一口痰,你过来说这里严禁吐痰,我不吐难道往肚子咽么?你这是侵犯我的人权。

 

明天是美国那边的圣火采种,脑残者又将顶着果酱来聚会了。

 

西藏,我们不要你了行不行?你们也可以像谁谁一样找个山姆大叔当靠山继续发展喇嘛教,不过真到那时,恐怕就没有人权使者去过问你们的生死为你们声援了,因为你们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

 

http://zh.globalvoicesonline.org/hans/2008/04/05/1031/

http://www.cnbaodao.com/html/3755.htm

 

加護ちゃん~

刚刚看yahoo的消息,可爱的aibon终于回来艺能界了,泪。

 

http://headlines.yahoo.co.jp/hl?a=20080406-00000004-oric-ent

 

其实日本未成年吸烟的女生太多了,而日本女性烟民在日本女性中所占比例也绝对比中国高很多,倒是遇见个不吸烟的反而觉得稀奇。

 

aibon是HP!里我最喜欢的成员之一,我当年背负着“变态”的恶名每天在宿舍独占DVD碟机看早安的演唱会,W两只一出来我就超HIGH(汗),我既如此,可想而知日本的大叔们会怎样XXXX和XXXX。

 

 

 

 

 

 



好闲,可以忽略。

突然想说,我前些天看了电影[月吟],出乎意料的温暖,结尾也算安慰,很喜欢。

 

女主角就是つぐみ,之前[ねじ式]里也有她,那时长得有点像松浦亚弥,声音也很好听。

 

 另外,我决定暂时不再消极,即使我枯萎死了也无济于事,所以要振作,于是想到转换心情,于是想到SHOPPING,想买衣服,最想买BEAMS的,但是比一般的牌子贵差不多一倍...

 

我不枯萎,就让钱包枯萎!

 

 

 



便利店果然便利。

前天收到的书,第一次在亚马逊书店上买东西,有折扣而且很久以前的原文书也能轻松(被他们)找到。

 

虽然我做梦也想要那张亚马逊的VISA卡,但是因为我没有固定家庭电话所以不能申请...咬牙切齿。

 

伍迪艾伦,这个被人称作“老不死的”的小老头,让我又提起了与美国相关的种种兴趣,甚至也想去NYU了。在GOOGLE MAP上搜索搜索ing...

 

希望24小时便利店能在中国普及(不是出现,是普及,就是走两步就有一个215),这次在亚马逊的书单,就是在LAWSON交的,顺便了在那里订到了下个月フジファブリック演唱会的票,之前演唱会的票也都是在便利店订的,或者在ぴあ上预定然后去便利店付款,在便利店还可以买到电影票前卖券,缴纳各种水电费手机费,有卖邮票并店里还有邮筒,有的便利店还可以寄宅急便...所有便利店里我最喜欢FAMILYMART,LAWSON和7-eleven。

 


amazon



amazon2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