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cincier

Author:cincier
夏小初=cincier

射手座B型。

出身:天津

ただ生きたい、
真面目に。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再一次记梦。

最近精神衰弱,顺利了7个月的生理又开始不调,半夜3点一过肯定要醒一次,答曰肝气郁结,湿火上升,救命的薏米山药!薏米山药啊~!!你怎么那么难喝。

 

昨天又去喝了,是seminar不灭例行的喝酒会啊。

 

最近教授爱上西班牙料理,连续吃了两次,我们教授爱喝酒,就索性陪他尽兴了,啤酒红酒鸡尾酒,我口渴得不行先干了一杯啤酒,然后被教授隔着桌子说“这里的红酒很有名,抓紧机会多喝点哦。”大概是有肉料理,红酒确实显得格外香醇,一杯接一杯,觉得高了就喝口啤酒中和一下。这回中国留学生都分在同一个桌子,而且都是女生,我们的话题就开始OOXX了(因为教授听不懂)。

 

后来1/2的人都喝高了,巴西同学开始策划元旦之前组织大家去箱根三日两宿,教授说好哇(估计也高了),费用我出一半,剩下的你们平摊。

 

回到家我就睡了,然后做梦了。

 

梦里我们几个研究室的女生住在一个宿舍里,然后学姐D的新婚丈夫(其实也只比我大一岁而已)从北京搬来日本,就住在宿舍的楼上的男生间里,那个新婚丈夫索性就称他为D‘吧,D’是个画家,但是也做雕塑之类的,还喜欢用废旧物品重新改装组合做成奇特的艺术品。平常D’不和我们说话什么的就一个人闷在楼上,我们都解释为太食人间烟火就会远离艺术。有一次大家聚在一起包饺子,我就照常和女孩子们聊天,大家都知道我很喜欢说笑话自嘲和讽刺别人,一般人听不懂那些笑话,要听懂也得反应几秒钟,但是D‘都能听懂而且反应很快,往往都是我刚刚耍宝后D‘立刻就会笑出来,好几次他一笑我和他就相视共勉一下,然后慢慢地他总跑到楼下来听我们说话聊天,他也不参与,只是旁听,偶尔插一句话,我还跟学姐D说“你丈夫慢慢融进我们的圈子了呢,多好啊”学姐也欣慰地说“嗯,他最近创作灵感又节节攀升,经常半夜里起来画画搞创作呢”。然后突然有一天,D'不来楼下和我们玩了,又把自己憋屋里了,据说是突然没灵感了,创作之泉干涸了。我们就都很担心(其实也不是特别担心,就是装个担心的样子)跟学姐D嘘寒问暖的,学姐D说D’情况不太好啊好象还有神经衰弱夜里总突然起来但不是搞创作而是起夜上厕所。我们听了其实很想笑但是还是装作很担心的样子。

 

然后有一天早上我要做发表起得比较早,出门时看见D‘头发蓬乱一连脸颓废穿着藏蓝的和服(他以为他是太宰治么?!)在院子里喂小鸟,这种不是很熟还要见面打招呼的尴尬场面我很苦手所以准备在他发现我之前开溜,溜过他身旁下意识回头看一下,天,他正站起来幽怨地看着我!!我立刻先傻笑然后说“哎呀姐夫这么早我都没看见你~”

 

做完发表后我发现我别在头发上的发夹不见了。可能我跑来跑去忙发表的时候不小心掉在哪里了,但是无所谓啦,同样的发夹我有好几个呢。

 

然后又过了几天学姐在吃饭的时候兴高采烈地说“你们猜怎么着?我老公昨天半夜起来突然开始重新搞创作了!今天下了课你们都去看啊。这回真是不可多得的艺术品呐。我还叫了他的艺术同行也来呢。你们都要来噢,今天咱晚上包饺子。”

 

晚上到了他家,D’把我们领到他的作品前,我们都惊呆了,是一个火山形状的雕塑,灰茶色的山体上环绕着紫桃色透明的橡皮泥一样的东西,火山口处是胶状的透明的粉色的果冻一样的东西,果冻里面放着正是我丢失的发夹...D‘的艺术同行异口同声地说“该死的,这家伙恋爱了。”

 

我当即冰冻状。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也来弄个记梦器吧。(少女向)

 

之前也曾有过,那种醒来后温馨缱绻的梦,前一分钟还在梦境里,此刻却回到现实中,整个身体平趟着,感觉一股温暖的气场存在于丹田处,使得全身直至手尖也有那种暖烘烘的感触,这就是传说中的美梦了。

 

当然与梦中遇到的人有关,一个是他甲,一个是他乙。他甲是一直喜欢了9年的孩子,他乙是让我相信有“命运之人”之说的s君。(那么为什么还拐弯抹角地起这么个名字?!)

 

我几乎会永远记住一些人的样子,他们说过的话,有过的表情,习惯性的小动作,出生年月,门牌号码,队服号码,等等等等诸如此类,这些片断符号数字有时候大概超越其本人对我的意义,我把他们归类整齐存放在身体里,于是他们就成了我的东西,我的一部分。

 

关于他甲,梦里的场景,总是教室,总是在上课。这回我梦到的是小组作业,前后左右四人分为一个小组,每个人定期要向小组成员介绍研究成果。这次上他甲,他拿出一个白色的纸盒子,有点神秘有点得意地说,“这次我要向大家介绍我的宝物,全部都在这个盒子里。”然后他打开盒子,里面有小时候的步兵小人之类的玩具,还有几封信,还有照片,他一一向别人介绍,然后拿给其他小组成员看,接着他突然凑到我耳边小声说了一句“还有你看电视的时候认真的样子,没人知道那有多可爱。”(强调:这句话完全不符合他甲本人的性格,由此可见我的暗本性184

 

接着的场景是夏天,大家一起去海边,一起看落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心事,我就想我再也不能这么不解风情了,于是我就很主动坐到他甲身边啦178然后他也没有避开,于是我们就一起并排坐着一起看落日。239

 

274274274 

 

关于他乙,昨晚的梦境是,打工时他向我表示打工结束后要去我家玩,我受宠若惊但还是故作镇定不轻不重地说“好啊”,他显得很高兴得样子。由于我打工结束时间比他早,于是换好衣服在休息室边等他边故作冷静(看周刊漫画),到点下班后他好像还在被店长使唤要他干这干那,他嗨嗨地答应着语气里有着些许埋怨和不安,然后他打开休息室的门,面无表情地说“再等我一下哦”,我说好。然后他又回去应付店长了。

 

然后其他同事都回到更衣室换衣服准备回家,看到我坐在那里便问我“怎么还不走?”“有约会吧?”我相当窘然后好歹应付过去。又过了一会儿,门打开,他出现,显然已经精疲力尽,他踱进更衣室开始换衣服,几分钟我们一句对话也没有,然后更衣室里传来他的声音:“终电(最后一班电车)是几点?”我尽量显得平静地回答:“12点45。还来得及。”这句话后没有得到回应,仍旧是尴尬到时间可以倒退般的沉默。他没有很快换了衣服出来,大概比平时多花了几分钟,但时间完全还来得及,“就算来不及,也没关系,因为他平常坐的电车已经到终电时间了,嘿嘿...”我这么想到。

 

我这么想着的时候,他已经站在我面前了,不知什么效果他头发颤阿颤的(梦里果然很梦幻很万能啊189),他还是那副死表情,就是不笑,我多喜欢他的笑容啊。他把嘴角往下一压说“走吧”然后自己径直走出去了。我跟在后面。我看他的背影,我跟不上他的步子,但是我觉得他现在的表情应该是在笑了吧。

 

PS.这件事其实真的发生过,但现实中是他在休息室等我。所以可以说我梦到了回忆。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